当前位置: 县情 > 大悟名人 > 大悟名人

大悟名人:“常胜将军”——聂凤智

发布时间:2017-05-08 信息来源:县政协办公室 作者:县政协办公室 访问量:13586
字体大小:【 视力保护色:

 

聂凤智(1914-1992),湖北省礼山(今大悟)县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军第12师班长、排长、连长、连政治指导员,红九军第2781团副营长、营长、营政治教导员、副团长,红三十一军团长、团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教员、队长、副团长,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校长,胶东军区第五旅13团团长、旅长,中海军分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山东军区第六师师长,第五师师长,华东野战军第25师师长,第九纵队参谋长、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司令员,第三野战军二十七军军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华东军政大学教育长,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中朝联合军空军司令员,南京军区、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一、“常胜将军”

一位党史专家曾这样评价聂凤智: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几乎在每一个历史转折关头,或者戏剧性进程中,差不多都有聂凤智将军的精彩表演。

一位军事专家说:“聂凤智将军几乎指挥和参加过我军各种不同类型的战斗、战役,甚至包括陆海空协同作战。他是一位实战经验丰富又全面的将军。”而3野的老人们则说:全国解放后,还在率领部队打仗的将军首选聂凤智。

让我们简要看一下他的战场杰作:

攻打孟良崮,聂凤智率部队从山下打到山上,最先把红旗插上山顶,为全歼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74师立下了汗马功劳;

攻克济南,聂凤智把“助攻”命令改为“主攻”,结果9纵真的变成主攻,率先攻进泉城,第73团荣获“济南第一团”的称号;

淮海大战,聂凤智指挥9纵攻克碾庄,立下了首功;

渡江战役,聂凤智亲率第20军首先突破长江天险,“渡江第一船”归于旗下;

解放大上海,又是聂凤智的第27军最先攻进市区,令全世界为之瞩目;抗美援朝战争中,聂凤智就任中朝联合空军司令员,他以其独特的打法,扭转了空战的局面。美空军参谋长不得不承认:“共产党中共几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主要空军强国”;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聂凤智又参加指挥了大陈列岛战役,这是解放军首次陆海空协同作战。聂凤智指挥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首当其冲,稳、准、狠地打击了国民党军,有力地配合了陆海军登陆作战,为解放一江山岛作出了重要贡献;1958年,聂凤智出任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配合炮击金门,组织了一次又一次大规模空战,狠狠打击了国民党空军的嚣张气焰,使海峡上空的战云得以消逝。

一位指挥员,率领部队打仗不难,率领部队打胜仗则不易,而率领部队常打胜仗则更难。

二、助攻改主攻

1948916,济南战役打响。

由许世友、谭震林指挥的这次战役,我军共动用了14万兵力。这14万“攻济兵团”又分成了两部分:以3纵、10纵及部分地方部队组成西线攻击集团,由10纵司令员宋时轮指挥;以9纵、渤纵和渤海军区部队组成东线攻击集团,由9纵司令员聂凤智指挥。

在兵团下达的命令中,东线集团担任的是“助攻”任务。众所周知,“主攻”和“助攻”虽一字之差,意义是大不一样的。相对来说,担任“助攻”任务的部队要轻松一点,不那么“责任重大”。

可聂凤智不要“轻松”,却愿意承担“责任”。他在纵队给各师重新下达的命令中,悄悄把“助攻”改成了“主攻”,把攻打济南最苦最难的活儿不声不响地揽到了自己名下。

争当“主攻”,在我军战史上屡见不鲜,但这样的“擅改”却实在少见。

 

  后来战局的发展果真如聂凤智所料,一直打了77夜,王耀武还弄不清共军的主攻方向到底是在哪儿。先是西郊机场告急。这是王耀武判断中的解放军主攻方向,他早有这个准备,因而并不惊慌,马上把作为预备队的两个主力旅调往西线。可是,两个旅还没有到位,东线又告急:茂岭山和砚池山一夜尽失。这一下子惊出王耀武一身冷汗。他在连问三次,确信报告无误之后,惟一的解释只能是自己判断失误,解放军的主攻方向选在东边。于是,他马上又把预备队调往东边。两个旅跑到东边还没“到位”,西线又告急了:吴化文战场倒戈,西郊机场失守,解放军已乘势占领了商埠。

这一来,王耀武又以为自己判断失误了,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好了。而就在他这“一晃二晃”之间,我军已打到了济南内城城下。

当我军打到济南内城城下时,济南战役已到决战的最后关头了。

 

  三、全新的课题

 

1955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即将对一江山岛发起攻击。此时,人民解放军装备条件大大改善,有了较强大的海、空军,应该在登陆作战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但是,三军配合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无论谁来说这都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是还没有翻开的一页。

空军司令聂凤智知道这“新的一页”书写之难。他利用一切时间研究琢磨协同作战的有关问题。他总是在寻找可能出现的偏差和遗漏,尽快确定对策加以弥补。这是他的一贯作风,当年攻打济南,他不但亲自侦察,还构筑模拟工事,让部队“七进七出”进行训练。也许只有像他这样取得成功的将军才最清楚,诸如目标协同、信号协同、时间协同、地点协同等等问题,书面上写起来都很容易,可做起来每一件都艰难无比,必须反复演练。若是马马虎虎,到时候自己的大炮就有可能打了自己的飞机,自己的飞机就有可能炸了自己的军舰!

为此,聂凤智一次又一次地想了再想,算了又算,让部队练了又练。他指令参战的飞行员反反复复地在不同的高度和角度上练习辨认己方军舰的能力,看看它在什么角度上是什么形状,在什么高度上有多大多小,直到每一个飞行员都娴熟于心。

除了诸多必须精确计算、周密部署、反复演练的“协同”外,聂凤智还在考虑更大的问题,即有关三军协同作战带有战略指导性的问题。他向所有参战的空军部队明确提出:在三军协同中,空军的服务对象是陆军;空军的一切战斗行动都必须遵循一个原则,即以陆军的胜利为胜利。

“以陆军的胜利为胜利”,是聂凤智的创造。可以说,在我军的历史上,这已经是一个里程碑。

199243,聂凤智将军这颗璀灿星辰虽然殒落,但他留在中国革命史册上的星光将永远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