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县情 > 大悟名人 > 大悟名人

大悟名人——邓少东

发布时间:2017-05-08 信息来源:县政协办公室 作者:县政协办公室 访问量:13318
字体大小:【 视力保护色:

 

  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长征后的一个秋夜,宣化店东边的刘家冲异常寂静,只有村南的一间茅草屋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这是鄂东北道委和罗(山)孝(感)黄(陂)特委第三便衣队的战士们,正在根据红二十五军军长徐海东和政委吴焕先的指示,研究新的反“围剿”部署。英姿焕发、斗志昂扬的便衣队员们,围坐在队长邓少东的面前,激烈地讨论着当前严峻的斗争形势。
  会议中途,担任警戒任务的队员曾照定突然跨进大门说:“邓队长,特委副书记何耀榜来了!”
  正在讲话的邓少东站起来,迎向门口,急切地问:“何指导员,特委有什么指示?”
  何耀榜(当时兼任便衣队指导员)坐定后说:“红二十五军刚一出动,国民党在鄂东北的军队就蜂拥而至,一面追击主力红军,一面搜山‘围剿’。为了策应红二十五军北上抗日,我们一定要把东北军钉在罗(山)汉(口)公路上。最近几天敌人抢修了宣化店南面的发模墩公路桥,估计要运输兵力和军用物资北上。我们要想办法毁掉这座大木桥,断其交通,以牵制敌人,不让敌人追击红军主力。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便衣队。”
  战士们听说有新的战斗任务,个个摩拳擦掌,精神抖擞,兴奋地说:“队长,我们要痛痛快快地干一场,看敌人还耍不耍威风。”
  邓少东望着求战心切的队员们,声音宏亮地说:“同志们,自二十五军建立以来,敌人多次‘围剿’都被我们打败了。但是,他们不甘心失败,见红二十五军长征北去,立即调兵遣将,采取步步为营的战术,对鄂东北根据地进行大搜山,以灭绝人性的手段摧残、迫害苏区人民。据可靠情报,近日敌人沿罗汉公路向北运送物资,上级要求我们毁掉发模墩大桥,拦截敌人的车队,狠狠地教训敌人一下。大家看怎么办好。”
  队员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一向老成持重的刘清翼,深深地吸了口烟,抬头问:“少东哥,敌人车队运行的时间,上级有没有告诉我们?”
  “没有,这正是搞军车的头一个难题。”
  “嗯,这个我们可要摸底。只有做到毁桥和拦车同时进行,才能完成任务。”
  邓少东点点头,扫视了大家一眼说:“是的,我们是要摸摸底,做到既毁桥又不让敌人发觉。这样吧,我们分头去调查一下,一是找出毁桥的方法;二是掌握敌人活动规律;三是了解汽车到达时间。这三个问题解决了,我们就好办了。”
  次日,刘家冲通往坞子铺的田间小路上,大步走着两个挑劈柴的庄稼汉子。前面一个是邓少东,他头戴破草帽,身穿已褪色的深蓝土布裤褂,脚蹬半旧的草鞋,后面是刘清翼。
  “这次毁桥任务完成得好坏,关键看我们这次侦察,万万不能大意啊!”邓少东对刘清翼说。
  “放心吧,我一定大胆、谨慎,决不粗心大意。”
  坞子铺是宣化店南5公里的一个小山镇,过去有隔日露水集,但自国民党民团霸占后,几家小店铺关了门,只有一群黄皮狗横冲直闯,其头子是地头蛇、反共老手、民团团长刘修斋。
  这个家伙自接到“第二天午夜12点发模墩要通过军用车,必须加强警戒”的密令后,一直忧心忡忡,坐立不安。他深知这批军用汽车能否安全通过,对整个大别山大“围剿”的战局举足轻重。为确保军车安全,天刚蒙蒙亮就起床,忙着紧急部署。眼下只有发模墩的巡逻队没有安排,他正焦急地等待着护路队长刘晓尔前来听令。
  “大叔,你起得早!”门“吱呀”一声,一个尖嘴猴腮留着小分头满脸奸笑的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此人正是千人指、万人骂的刘晓尔。他仗着是刘修斋的侄子,无恶不作。
  刘修斋见侄子来了,似笑非笑地说:“晓尔,今夜12点有几辆军车通过发模墩大桥,这一带的巡逻,要严加防范,不得有半点失误。到时,你要亲自上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确保军车安全通过。出了事,军法从事。”刘晓尔唯唯诺诺地应答着,退出门,赶紧到护路队去了。
  邓少东和刘清翼混过敌人的哨卡,来到坞子铺附近的发模墩,先到路旁一家熟食店卖掉了柴禾,便到刘晓尔住宅附近侦察他的行踪。不一会儿,见刘晓尔慌慌张张地出了门,径直到坞子铺民团去了。不多会儿,又见他到护路队去了。邓少东断定刘晓尔是到团部接受了任务。于是决定趁这个空当,闯进刘晓尔的家,等他回来“传达指令”。
  刘清翼拍了几下门,刘晓尔的老婆以为是自己的男人回来了,忙出来开门。哪知门一开,只见两个农民汉子一步闯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戳在她的鼻子上,接着就是一声低沉的喝令:“不准嚷!”她早吓得浑身打颤,哪里还敢哼一声,乖乖地往屋里退。当他们进屋闩上了门,那个臭婆娘才认出,闯进来的有一个竟是她娘家过去的放牛伢,如今当了红军便衣队长的邓少东。霎时,她四肢瘫软。经审问,得知刘晓尔果然是被刘修斋叫去了。刘清翼把她捆了起来,嘴里塞上了毛巾。
  刘晓尔到了护路队,向喽啰传达了刘修斋的训令后,便到饭铺买了油条和豆腐脑,匆匆忙忙地朝家里走来。两脚刚跨进大门,背后“咣当”一声,门被关上。紧接着,眼前一闪,一只粗大的胳膊,紧紧套住了他的脖子,还没等他弄清是咋回事,已被下了枪,拖进了里屋。
  邓少东把刘晓尔一推,匣子枪对着他的胸口,厉声问道:“刘晓尔,你可知罪?”
  刘晓尔抬头一看,发现站在面前的正是他闻风丧胆的红军便衣队队长邓少东,不由“啊”地一声,跪在地上,哀求道:“邓……邓队长,饶……饶小命!”
  邓少东喝道:“刘晓尔,你听着,照你的罪恶早该杀头,但今天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邓……邓队长,有……有什么要办,尽……尽管说。”
  “我问你,刚才你到哪里去了?”
  “到……到我大叔修斋那里去了。”
  “干什么?”
  刘晓尔转动三角眼,吞吞吐吐地回答说:“没……没什么,他老人家有……有客,叫我买……买早点送去了。”
  邓少东拔出匕首,在刘晓尔面前晃了晃,吓得刘晓尔不寒而栗。“你是要活嘞,还是想在桌子上过年?老实告诉你,不把刘修斋交给你的任务说出来,今天就要你去见阎王!”
  浑身发抖的刘晓尔,支支吾吾地交代了实情。
  这时,神柜上的座钟指向10点了。邓少东知道敌人已加强了警戒,必须赶快离开这里,便对刘晓尔喝道:“若想活命,给你一条出路。你和你老婆陪我们走一趟。路上遇着熟人,叫他送个信,就说丈母娘得急病,来人接你们去看看,护路的事叫副队长按原计划安排。”
  刘晓尔见邓少东手上的匕首闪着寒光,只得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说:“一切按队长的吩咐办。”
  “那好!为了安全,我们还必须化化装。”邓少东说完,把一颗手榴弹捆在刘晓尔的身上,打开保险盖,把绳子的一端连接在保险环上,另一端固定在他的手上,只要用力扭动,就会拉响手榴弹。这下,可把刘晓尔吓坏了,连连哀求道:“队……队长,这……这个,我……不敢走路!”
  邓少东说:“右手插在口袋里,只要不用力扭动,就没有危险!”
  就这样,刘晓尔背着空匣子枪跟在老婆的后面。邓少东扮成丈母娘家的二管家,刘清翼扮成刘晓尔新来的护兵,顺利地通过了敌人的岗哨,回到了刘家冲。
  下午,便衣队借助青山密林的掩护,有的扮成砍柴的农民,有的扮成小货郎,有的扮成走亲访友人员,甚至有的扮成提着破篓子的乞丐……隐蔽在坞子铺对面的山上,或发模墩附近。
  傍晚,刘晓尔带领着一支十多人的“特务队”进入护路队的驻地。其实,这支人马除了刘晓尔,全部是化了装的便衣队员。
  刘晓尔一进护路队的办公室,就按邓少东的指令对其喽啰说:“国军师部为加强护路力量,派‘特务队’监察我们的护路工作。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严格听从‘特务队’的指挥,不得有误。”
  邓少东俨然是一位国民党军政要人的身份,指示道:“最近几天你们辛苦了!今晚任务更重,现由特务队执勤,你们先去休息,到时候叫你们起来上岗。”就这样,便衣队不费吹灰之力就接替了民团护路队的任务,还派人陪着刘晓尔坐在办公室的电话机旁,伺机应变。
  随后,邓少东带着胡金先、黄木匠等“特务队”队员上岗护路了。他们来到发模桥,有的站在桥头上,有的在桥上走来走去,研究破坏办法。邓少东看了看黄木匠,意在问他有什么办法。
  “要毁掉它并不费事,把中间几根柱子靠水面的地方锯断,汽车上桥一压就塌了。”黄木匠说。
  邓少东急忙带着几名便衣队员来到桥下,根据黄木匠的指点,开始锯桥下的四根木柱。时值深秋,河水冰凉,冻得队员们牙齿直打架。邓少东和黄木匠结成一对,你推我拉将木柱锯得“吱吱”响。
  桥柱一一锯断了,但桥面仍旧是完好无损。邓少东令埋伏在公路两旁的便衣队员们,随时准备战斗。
  午夜时分,远处晃动着一条条白色的光柱,胡金先高兴地说:“来啦,来啦!嘿,一长串哪!”发模墩南面的车灯越来越近:一辆,二辆……一共12辆。队员们数着,越数精神越抖擞,立刻上好子弹,准备战斗。
  载重的十轮大卡车,“轰轰隆隆”地来到桥头。第一辆汽车上坐着跟车押运的敌兵,车刚开上桥,只听“咔嚓”一声巨响,桥压塌了,汽车翻到了河里。那些跟车的敌兵,被掀入河中,有的被车压死,喂了河里的鱼虾。紧跟其后的汽车,来不急刹车,也跟着翻到河里。这时,邓少东一声令下,公路两旁的伏兵一拥而上,围着汽车,对着押车敌兵猛烈射击。霎时,死的死,降的降,战斗很快结束了。
  枪声惊动了远在坞子铺的民团团长刘修斋。他要通了刘晓尔的电话,问是怎么回事。刘晓尔回答说:“是护路队在南面遇到小股共军便衣队,战斗会很快结束,就请团长不必挂心。”这样稳住了刘修斋民团。当便衣队打扫战场时,刘修斋还以为战斗结束了。
  这时,黄木匠和便衣队到附近几个村庄,带来了大批群众。邓少东和胡金先爬上汽车大喊:“乡亲们,快来搬呐!”
  于是,便衣队员和群众纷纷从汽车上搬下子弹、手榴弹、大米、布匹、食盐、药品等军用物资,挑的挑,背的背,运到山沟里藏了起来。然后,他们将汽油淋在车上,一一点燃。
烈火冲天而起,映红了半边天。当刘修斋得知便衣队毁了桥,拦截了汽车后,急忙赶到出事地点,气急败坏地对着密林胡乱开了一阵枪,这大概是为红军便衣队员送行吧!
  
  邓少东(1910—1993),曾用名邓绍泮。湖北省大悟县宣化店镇王家河村人。1910年9月生。1929年参加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黄安独立第7师连长、营长,红军便衣队队长,红二十八军连政治指导员,手枪团团长。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反“围剿”,坚持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新四军第4支队7团副营长、营政治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江北游击纵队第16团政治委员,新四军第2师6旅16团政治委员,第6、第5旅政治部主任。参加了淮南地区的抗日和反顽斗争。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新四军第2师5旅政治委员,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第7纵队20师政治委员,第三野战军第25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参加了淮海、渡江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边防部队保卫局局长,公安部队副司令员,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并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88年7月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3年9月18日在南京逝世,享年83岁。